在使用 \emph, \textit, \textsl 等命令时,我们往往希望西文字符倾斜,但括号保持直立。这是因为,括号并不是字母,让它们也倾斜一则没有意义,二则看起来奇怪。

Clemens 提供的 embrac 宏包解决了这个问题。

阅读全文 »

TeX 是强大的排版工具,尤其以其数学排版而出名。然而,数学无有止境,有时候我们会需要特别的记号来表达一个新的概念。这些记号,TeX 可能默认没有提供。此时,我们就要自己创造符号了。

创造符号的办法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让两个已经存在的符号「叠加」起来。这篇文章讲讲如何用 \ooalign 命令创造这样叠加的符号。

阅读全文 »

进入到系列文章的第六篇。

我们在前文中提到,多进程和多线程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共享和隔离的程度不同。对于多进程方式来说,因为隔离程度高,所以程序员很少需要去担心进程空间的数据被破坏;但是并发任务之间共享数据就变得很困难了。对于多线程方式来说,因为隔离程度低,所以共享数据非常容易;但是,相应地,程序员需要更多地考虑如何在线程之间安全地共享数据。这就引出了所谓的「线程安全」问题。

此篇,我们讨论如何在线程之间安全地共享数据。

阅读全文 »

这是一篇由 Liam Huang 翻译的译文,原文是 Brendan Gregg 所作的 gdb Debugging Full Example (Tutorial): ncurses。转载请保留本段文字,尊重作者和译者的权益。
The author of this work is Brendan Gregg and this work was firstly posted on gdb Debugging Full Example (Tutorial): ncurses. This is the translation of the original work, by Liam Huang. Please keep this information at the very top of your reprint, for the rights of the author and the translator.

当我尝试在网上寻找「GDB 范例」时,我发现大多数文章只是贴出了命令,而没有讲解相关输出。GDB 是 GNU 调试器(GNU Debugger),亦是 Linux 系统上的标准调试器。在听 Greg Law 在 CppCon 2015 上关于 GDB 的演讲时(Give me 15 minutes and I’ll change your view of GDB),我发现 Law 给出了相关输出,从而意识到了上述不足。

Law 的演讲,也让我意识到应该分享一个使用 GDB 解决问题的完整范例:包括命令输出、各个步骤,以及一些死胡同。也就是说,这篇文章将分享使用 GDB 调试查错的一般步骤,而不是其他特别的东西。这篇文章介绍了 GDB 的基本使用方法,因此可以作为教程使用。不过,还有很多东西没有介绍,请谨记在心。

阅读全文 »